和合文化

话说“和合文化”

2016-08-26

         “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,如何处治乎?” “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,你且看他。”


和合文化的渊源地之一——天台山国清寺。


寒山、拾得对话图。


-陈大新

  唐代,曾有两位高人,一位叫寒山,一位叫拾得,在浙东的天台山国清寺住过,后来,寒山去苏州了。相传,拾得手捧荷花去寒山寺找寒山,寒山早知拾得要来,手捧食盒出迎,荷、盒,与和、合谐音,“和合二仙”由此在民间传开。

  为了更好体会一下“和合文化”的氛围,以期获得某种历史现场感,前不久我专程去了一趟天台。

  寒山诗与“和合文化”

  寒山有300余首诗传下来,今天梳理“和合文化”,寒山诗是重要资源。寒山诗的研究不在此讨论,但寒山诗中体现的思想有必要择其要介绍一下。

  寒山诗中劝世成分最重,他鼓励人们创造自己美好的生活,要善于经营,勤劳致富,但不要见利忘义,也不要讥笑穷人。讲情义、重友谊、坦诚相待、谦逊为人,才是做人的根本。他关注社会问题,为不公平现状鸣不平,批判社会现实的黑暗。

  如果我们站在宏观角度审视寒山诗,可以看出他的关注点是放在人与自然的和谐、人与人的和睦相处、强调人的自我修为之上的。

  寒山诗云:“岩前独静坐,圆月当天耀,万象隐现中,一轮本无照。”这是一种天心月圆,天人合一的境界,这种境界使寒山得禅意而忘俗身。

  当年“和合文化”的传播者往往以另类的面目示人,让人们自己去体会、感悟。《时人见寒山》诗中云:“时人见寒山,各谓是疯颠。貌不起人目,身唯布裘缠。我语他不会,他语我不言。为报往来者,可来向寒山。”这种劝世方式,到宋代济公达到了极致。

  当我们探讨“和合文化”的影响时,不能不谈到寒山与拾得的问答。天台山国清寺刻录了这段问答:

  寒山问拾得: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,如何处治乎?

  拾得回答: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,你且看他。

  这段对话可以看成是“和合文化”的思想内核,主要精神在于和为贵,不争,以德报怨。

  寒山、拾得深感人的欲望不加控制和引导,现实社会也无法安宁。纵观历史,人们对暴力的崇尚,对权力的臣服,莫非成王败寇,杀伐征剿,巧取豪夺,尔虞我诈。儒家讲“礼”,讲“仁”的时候,没有一个帝王感兴趣,老子则失望得骑着青牛出关而去,后来王者独尊儒术,强调的是其“忠”、“孝”而已。“和合二圣”强调针对个体的修为,从改变个体做起,以达到改变整体的目标。一个人,不管外面怎样,不管他人怎样,我自己坚持这样做了,就实现了自己的价值,我影响了其他人,我的人生意义也在其中了。这种个体的行为一旦被更多的人认可,成为社会主流意识和公认价值观,就再也难以动摇,因为“和合”已成为每个个体的信念。这虽然有些理想主义的色彩,但无疑,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和合文化”在当代有着积极的意义。

  “和合文化”与人间最美好的梦想高度契合

  “和合文化”的核心是和谐包容,这也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精髓,中华民族的图腾是龙,而龙集中反映了“和合”精神。

  宋代罗愿《尔雅翼》对龙的描述是:“角似鹿、头似马、眼似兔、颈似蛇、腹似唇、鳞似鲤、瓜似鹰、掌似虎、耳似牛。”许慎《说文解字》说到龙,称其“能幽能明,能细能巨,能长能短”。这种大包容、大屈伸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。中国人称为“龙”的传人,“和合精神”其实体现在每个中国人的身上,只是很多情形下,人们不自觉而已。其实留意中国人的处世方式,总能找到“和合文化”的影子。譬如“家和万事兴”、“天时不如地利,地利不如人和”。

  “和合文化”是一种理想化的思想,与人间最美好的梦想有着高度的契合。斯多亚派哲学家、“古罗马五贤王”之一奥勒留的《沉思录》中有许多思想与中国的“和合文化”不谋而合。如卷四中“退隐心灵”、卷六“认识本性”、卷七“忍受诸恶”、卷十一“与人为善”等等。

  被誉为美国文艺复兴时期的精神领袖的爱默生,在《自然沉思录》里力求唤醒人们心中的宗教情感,他主张人应当怀着和善的坚定性,而不是充满仇恨的坚定性。他告诉人们当你回首你走过的路时,你发现你的生活历程就是一部《旧约》和《新约》。他的主张直接影响了梭罗。

  梭罗回归自然,思索着社会与人生。他的“消极反抗”思想,给了圣雄甘地和马丁·路德金启发,发展出“不合作运动”与“非暴力主义”。

  “和合文化”,尤其是寒山、拾得的对话,都与上述著名的思想和主义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  “和合文化”的当代意义

  “和合文化”的本质是自我修为,通过修为达于包容,在律己善己的基础上与人为善,和谐相处。人最强大的是内心,外部的力量可以轻易地限制一个人的肉体和自由,但无法征服一个人的内心。“和合文化”意在启迪人的心灵,使人们意识到人也是自然的一部分,如果我们无法与自然保持和谐,与人和睦,我们也将失去生存下去的根基。有了这样的认识,才会自爱、自珍、自律、自警,才会明白自身价值所在。

  当今世界仍处于一个追逐利益至上的年代,家事、国事、天下事仍以利益争夺为焦点,各种宗教教义被误读,理想信仰严重缺失。人们开始意识到当今世界最迫切需求的是广泛的合作、谅解与和睦。

  在中国,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使人们在新时期拥有了明辨是非的标尺。在一个多元的社会中,在一个开放的环境下,在全球一体化的氛围里,由寒山、拾得弘扬的“和合文化”在民间影响深远,而且寒山、拾得强调的“和合”精神重自我的净化和修为,这就使其具有了很好的现实意义。当更多的公民都认识和认同从自己做起的道理。我们的现实社会也就能尽早营造出风清气正的环境,进而达于人与人,人与自然的和谐。自然环境好了,水自然清,社会环境好了,人自然美。我想,这就是“和合文化”在当代的价值所在。

  最后,应当指出“和合文化”的产生与儒、释、道都有渊源,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的特点。“和合文化”立足于儒家的“和为贵”,吸收了释家的渡人渡己思想,而对道家的顺其自然,自我修炼皆有所取,寒山长期生活于寺院,而第一次为他的诗作序的是天台山云盖峰的道人徐灵府。

  由于中国传统文化中尚未出现近代意义上的民主、法制理念,今天在宣传、解读“和合文化”的同时,应当加以说明。民主、科学的理念是在近代“新文化运动”期间传入中国的,迄今也不过百年的时间。“和合文化”固然不能超越其时代的局限,但“和合”精神却是可以超越历史和地域,在今天给我们以启示的。作为炎黄子孙,我们是有义务、有责任将其精华传承下去的。


来源: 浙江工人日报


为您推荐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78号

邮政编码:100025

京ICP备1301937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