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中国

辽墓群讲述古老的契丹故事

2017-09-19

辽墓壁画

7号辽墓棺床小帐及石棺

萧义墓志铭

7号辽墓木门

7号辽墓发掘现场

辽墓壁画

圣迹山

辽墓壁画

璀璨的人类文明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,而墓地正是文化遗产中铭刻每一段历史的里程碑。对“叶茂台辽墓群”产生兴趣,是因为契丹人的神秘。契丹的本意是“镔铁”,即坚固之意。这个剽悍勇猛、好战威武的民族,在二百多年的时间里曾经挥斥长城内外,饮马黄河。但令人惊诧的是,这样一个不可一世的民族,自明代就集体失踪了,人们再也听不到关于他们的消息。不过,随着“叶茂台辽墓群”的被发现,人们再次搜索到那些消逝的“契丹”符号。

“叶茂台辽墓群”位于沈阳市法库县叶茂台镇叶茂台村。解放后,这里便以其极高的考古价值闻名辽北地区,先后在此发现墓葬23座,最重要的有1952年发掘的条石砌成的八角形壁画、1974年发掘的辽早期贵族墓葬,还有辽天祚帝时期的北府宰相萧义墓,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,对研究辽金和北方历史,特别是契丹文化有着重要价值。2001年6月,这里被列入第五批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”。

契丹葬俗

从树葬到墓葬

这次探索之旅,全程约103公里。法库的秋天,仿佛每一片叶子,都激情迸发,绚丽怒放。一路美景看不尽,很快就到了叶茂台。远远望去,连绵的小山群之下,一片非常朴素的村落。走进村子,发现很多村民家都养着驴子,你去逗逗它,它就“恩儿啊——恩儿啊”的叫开了。

叶茂台村北面、西面有座较高的独立小山,小山从村北起始,向西延伸,然后蜿蜒向南,平面呈曲尺状。当地人称“西山”“北山”,后来因为发现大量契丹古墓,改名圣迹山。

圣迹山“叶茂台辽墓群”的墓葬形制、埋葬方式、葬具、葬服、葬俑、壁饰、随葬品等,大致还原了辽国契丹人的丧葬礼俗。事实上,由于长年游牧,契丹人居无定所,以致契丹早期没有修筑墓地的习俗。《北史·契丹传》记载,契丹人的父母等长辈去世之后,不准悲伤痛哭,只是将遗体放置在山里的树木之上,三年之后,再收殓骨殖焚烧。《旧唐书·北狄传》记载,契丹人并不为死者建造坟墓,而是用马车将遗体送进大山中,放置到树上。此外,《隋书》、《契丹国志》等史料均有类似记载,契丹人的这种古老葬俗,称之为“树葬”。

从“死不建墓”到出现墓葬,契丹人的葬俗转变,经历了相当长的历史过程。契丹墓葬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?史料、文献均不曾记载。然而,考古工作者们却终于发现了契丹人的早期墓葬。上世纪80年代初期,在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发现了7座契丹早期墓葬。其中,有土坑墓、石棺墓、火葬墓,出土了陶制生活用具、铁制武器、铁制生产工具和马具。此前,在辽阳市三道壕也曾出土过两座类似的契丹墓葬。经专家考证,辽阳市三道壕契丹墓葬的年代,相当于中原地区的北齐至隋代;通辽市契丹墓葬的年代,为唐代初期至辽国初期。这些契丹墓葬足以证明,在6世纪至辽国建国之初,契丹人已经出现了筑墓习俗。

令世界震惊的发现

“7号墓”出土木制“棺床小帐”

不过,最代表契丹墓葬风格的还属叶茂台辽墓群。在刘学中和徐忠山两位当地老人的引领下,记者驱车来到该村的圣迹山。这里有一座非常出名的契丹古墓,刘学中告诉记者,1974年4月13日,农民赵鹏权和他的父亲赵文山及郑国双在叶茂台村西北面山坡上,无意中发现一座辽墓。经逐级上报后,由辽宁省博物馆考古队等单位于同年5月进行发掘,由于此前已经在圣迹山发掘了6座辽墓,因此该墓被编为“7号墓”。

“7号墓”经过发掘,有震惊世界的发现。仅就辽墓来说,保存之完好在当时前所未有。出土的文物,如雕花敷彩石棺、棺床小帐、刻丝织海水金龙袷(音“夹”)被、鎏金银捍腰、袍服饰、各种精美瓷器、双陆棋、大型瓜棱式漆奁盒、海兽葡萄铜镜、骨牙刷柄及铁制器具等,大多是珍贵文物;有的甚至是独一无二的国之珍宝,如白釉盘口注壶封存的千年白酒、青釉碗盘中盛着的松塔和桃李余核、装裱绢轴画等,足以说明其身份的高贵。

最令考古工作者惊叹的,是该墓室的木制“棺床小帐”。据介绍,这座“棺床小帐”在业已考古发掘的契丹墓葬中,尚属首次。“棺床小帐”面阔三间,进深两间,长2.59米、宽1.68米、通高2.3米,放置在棺床之上。棺床为长方形木制台座,有围栏、须弥座;屋顶为九脊式,脊端均安装兽头;正中一间设有两扇板门,门上安装铁锁;两边侧间各有破子棂窗,棂窗后面镶木板,象征窗纸或窗纱。据专家介绍,“棺床小帐”刚出土时,其形状是歇九脊房屋,台基栏杆均有,甚为精致。在这棺床东西两壁上挂着两轴绢画,一幅是绘有山水、树木、楼阁、人物的《山水双兔图》;一幅是绘有竹丛、麻雀、小兔的《竹雀双兔图》。

“棺床小帐”为何千年不朽?专家认为,除了叶茂台西山、北山地势较高,气候干燥,并且未遇水灾等因素之外,最为重要的是,“棺床小帐”采用了极耐腐朽的柏木。选用柏木制作葬具,是辽国契丹人的习俗。

她到底是谁

“7号墓”墓主人身世悬疑

她到底是谁

除了“棺床小帐”外,“7号墓”的出土文物中,还有一件珍稀文物“双陆棋”。当年,考古人员们打开“7号墓”时,“双陆棋”就摆放在“棺床小帐”西南的木椅上。“双陆棋”由一块棋板、30枚棋子组成。棋板长52.8厘米、宽25.4厘米,黑漆,已磨蚀露木。棋板两条长边的中间部位,各以骨片嵌刻出一个月牙形“门”标;“门”标两侧,又各嵌出6个圆形“梁”标。由于“六”和“陆”谐音,因此称其为“双陆”。棋子为锥形,尖顶平底,中间束腰,高4.6厘米、底径2.5厘米,白子、黑子各15枚,分属对阵双方。此外,还有两枚骨质“骰子”,放在黑漆盆内。黑漆盆为木胎,高10厘米、口径44.5厘米、底径34厘米,底部朱漆“庚午岁李上牢”6个字,应为双方对弈时,掷“骰子”的器具。

史料记载,“双陆”是我国古代的一种“博戏”,其起源说法不一。北宋初年的晏殊在《类要》中说,“双陆”起源于印度,三国初年传入中国。南宋洪遵在《谱双》序中说,“双陆”始于印度,盛行于隋、唐。还有人认为,“双陆”由中国古代“六博”演化而来。史载,“六博”是中国最早的赌博游戏,相传起源于夏代。“六博”由掷具、棋子、棋盘三部分组成。掷具即“骰子”;棋子称“博”、“马”,共12枚,黑白各半,双方各执一色。棋盘称“局”或“曲道”。“六博”流行于西周、春秋、战国、秦汉时期。《列子》中称“六博”为“击博”。东晋张湛《列子》注释中说,“击博”就是“双陆棋”。明代周祈在《名义考》中说,古人将“双陆”称为“十二棋”,又叫“六博”。

“7号墓”的“双陆棋”,不仅在辽墓中首次发现,更是我国现存年代最早、保存最完整的一套“双陆棋”。有关专家、学者推断,法库“叶茂台辽墓群”“7号墓”的年代,应为辽国中期,最早不会超过辽国圣宗皇帝耶律隆绪时期。由于“7号墓”尚未发现“墓志铭”。但从“7号墓”出土的豪华葬具、珍稀文物来看,这位老妇人一定与辽国皇室有关。然而,她究竟是“萧氏家族”中的哪位皇亲国戚呢,尚有待专家、学者最终解开“7号墓”墓主人的身世悬疑。

叶茂台

讲不完的辽国传说

且不管“7号墓”的主人是谁,它的“棺床小帐”、石棺同时出土,已成为辽国契丹葬俗、中国建筑史的一大重要发现。

除了古墓,圣迹山还有古枫林,该枫林在辽墓群遗址保护区内,与辽墓保护区隔山相望。古枫林区占地面积200多亩,有800多棵,均为元宝枫。其中树王的树冠面积达200平方米以上,其胸径约1.3米,周长3.9米,树围要三个人才能环抱。

元宝枫林中树木平均树龄百年以上,实为古树,是我国最古老、面积最大的人工种植元宝古枫林,也是辽宁独一无二的古枫树群。据载,此处枫树林栽种不晚于唐代,虽在历史长河中被多次毁坏,但现今存活树龄较长的一片枫树林即是在辽开泰四年(公元1015年)所栽种。千年古枫林是自然与文化的遗产,千百年来一直隐藏于山中,近年来才揭开其神秘的面纱,古韵清幽的枫林现已被喻为神树林,是祈福迎祥的福林,当地流传着“枫林走一走活到九十九”的话语。有上千年历史的叶茂台圣迹山元宝枫,被称为研究辽代历史文化的活化石,具有很高的生态、科学、历史和观赏价值。

当然,叶茂台村最出名的仍旧是古墓,这座圣迹山风峦起伏,逶迤数里,山顶多石,其形甚巨,其状怪异。山中多树,青松翠柏,绿柳白杨,紫槐黄榆,构成一个葱茏的绿色世界。据介绍,在发掘的古墓中,甚至有墓志铭中云:“葬于辽川之古,圣迹山阳……”

圣迹山以古迹众多而闻名。此外,在这座山上还发现了一座辽代北宰相萧义的墓葬,墓室中有石棺一架,还有一方墓志及壁画,绘有“出行图”、“归来图”及武士等。墓志记载着萧义的生平,为研究辽史提供了宝贵的资料。

圣迹山古迹颇多,几乎是一代历史的标本。这座苍苍莽莽的大山以其悠久神奇而著称,古老的历史文化在这里化作了一片永恒的风景。

沈阳日报、沈报融媒记者 于海

安呈浩 摄影 张宁 制图

乡村小传

法库县叶茂台村是沈阳西北边陲的一个重镇,拥有辽墓群、古枫林等多处历史自然景观。其中,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叶茂台圣迹山辽墓群出土了大量珍贵文物。经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批准,叶茂台村今年获批为省级历史文化名村。叶茂台村还有辽末代皇帝的帝陵遗址、燕赵长城遗址,以及千年的古枫林、獾子洞国家湿地公园。

驾车路线

沿沈阳绕城高速行驶4.2公里,朝新民/彰武/阜新/通辽方向。进入辽中环线高速,行驶12.9公里,在公主屯/三道岗子/公主屯互通出口,稍向右转进入公主屯互通,沿公主屯互通行驶1.1公里,左前方转弯进入沈于线、叶苗线,到达终点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转自:人民网

为您推荐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78号

邮政编码:100025

京ICP备1301937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