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遗

宣纸制造工艺: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

2018-04-10

宣纸制造工艺已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,有关宣纸研究的著述甚丰,泾县宣纸集团也成立了专门的研究机构。本人才疏识浅,不敢谈研究,只是偶尔看书时,见到一些平日不多见的文史资料,林林总总收集一些,为作共享,现稍加整理,献一孔之见,以博大方一笑。

宣纸产生的年代

已发现的研究宣纸的专著最早是邑人胡朴安的《宣纸说》,据其考证有文献记载的是胡侍《珍珠船》云:“永徽中,宣州僧欲写《华严经》,先以沉香种楮树,取以造纸,当是制造宣纸之始。”《旧唐书》记载:“宣城郡船,即空青石、纸笔、黄连。”欧阳修等编撰《新唐书》第四十一卷记载:“银、铜器、绮、白紵、丝头红毯、兔褐、、簟、纸、笔、署预、黄连、碌青。”这些文字资料表明当时宣城府作为土贡的纸达到了很高的质量,纸的制造技艺水平领先于全国。

但有些专家认为这是以楮树皮为主要原料生产的皮纸、谷纸,并不能称之为宣纸。民国年间铅印、安徽通志馆编纂的《安徽通志稿?十九》谷皮纸一栏记载:“《泾县方言考》曰:谓宣纸为谷皮纸。按说文本部谷,楮也,古禄切。陆玑疏云,江南以其擣皮为纸,谓之谷皮纸,洁白光辉。”泾县虽贵为宣纸的产地,但在日常生活中,人们还是从其原料来源习惯地称其为谷皮纸,就像泾县人互相打招呼也是习惯于呼小名一样。从现在的角度看,我们的祖先缺少命名意识,这也可能是不能更早在文字中找到宣纸一词的缘由吧。

邑人、著名学者包世臣在其《安吴四种》中亦云:“谷,古名谷桑,又名楮、名构,俗又呼为檀皮,宜涧谷间良地。”在泾县老百姓的认知里,楮与檀皮就是一种树,这也是一些文人在写造作纸的原料里皆写为楮的原因。以上文史资料早已回答清了楮与檀、谷纸与宣纸的关系。当然,唐朝的宣纸与现代的宣纸可能还是有所差别,甚至在质量上还存有某些缺陷,以至于“好事者宜置宣纸百幅,用法蜡之,以备摩写”,但毫无疑问,这就是宣纸了,这就如同才发明出来的飞机与当代高科技武装起来的飞机,尽管性能、质量相差万里,但皆名飞机一个道理。

宣纸制造中水的作用

宣纸的制作工艺,清康熙年间宁国知府佟赋伟在其《二楼志》有记载:“泾地工作纸,楮树丛生。割皮取膚,杵捣成汁,审水火之剂,均其捞摝,熨诸埏植,既干而落之,最明洁,厚重者似玉板。”

要制作出优良之宣纸,首先在于选料。胡朴安在其《宣纸说》中强调“纸之制造,首在用料,料用楮皮或檀皮,必生于山石崎岖倾仄之间者,方为佳料。”而清乾隆年代汪六吉所制作的最好的纸,也由于其“择材必精,考工必良,苦身齐作,不惜劳费”,所产纸方能“内坚而外柔,文理细腻,颜色洁白”。同样产地的檀皮,不同的季节所剥的皮,其产生的质量也很大,所以砍檀树多在冬腊之间为上。

宣纸的制作除原料、工艺外,水质的好坏也决定了宣纸的质量。邑人、著名学者赵绍祖的《泾川竹枝词》云:“大南坑口水泉清,古北冲边纸碓声。玉版新传汪六吉,三千里外尽驰名。”道出了汪六吉纸之所以名扬千里,得益于大南坑清澈的泉水。郑相如在其纂修的《泾县志》里也强调了水对制作宣纸的重要性,“按置槽处取得水色。水色佳,漂皮洁白,纸燄发最有光,厚者似玉版,譬锦江之水以濯锦得名矣!”如此比喻水在制作宣纸中的重要性,可谓一语中的。

宣纸的种类及用途

古人讲究诚信,注重质量,不像现在过于讲究品牌效应,但宣纸毕竟在泾有千年传承,还是有众多的品牌传世。胡朴安在《宣纸说》中这样分述的:“据县志记载,有金榜、潞王、白鹿、画心、罗纹、卷帘、公单、学书、伞纸、千张、火纸、下包、高帘衣诸名。千张、火纸以竹为之,下包、高帘以草为之,皆非上品不足论也。伞纸非文人之用。卷帘、连四、公单、学书不入书画之选。纸之佳者,厥为金榜、潞王、白鹿、画心、罗纹,近不常制。今纸统名画心,画心本澄心堂遗法,宜书宜画,为艺苑之珍宝。其长短有丈二尺、八尺、六尺、四尺之别。其厚薄有单层、双层、三层之异。其用料也,有全皮、半皮、七皮、三草之不同。”

胡氏分类,故清晰明了,但还有不够详细之处,而乾隆郑志交代的更为清楚,其云:“食货之属,泾纸供上用者曰金榜,高四尺,阔四尺五寸。槽户岁制,差官领解。明时由巡按,国朝由布政司。每岁户部发价银三万两,额解至京。康熙戊戌后,内差裁买。”“余最大曰潞王(高一丈六尺,明潞藩制式);次曰白鹿(高一丈二尺);曰画心(一曰澄心堂);曰罗纹(赵氏新仿古式);曰卷帘(闱墨所用);曰连四、曰公单(悉常用)。”此段资料明确了各种纸的大小、出处、功用,只有金榜才是贡纸,并不是潞王、画心等皆为土贡。

说到潞王宣纸,我们应该很敬佩该藩王,他不仅对用纸很讲究,有专门的制式,其在古琴上也造诣很深,留下了许多名琴传世。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泾县乾隆年间可能还仿造过晋代名纸侧理。在中国历史博物馆现还藏有清代乾隆廿三年的侧理纸,其外观呈圆筒状,中无接缝,浅米黄色,原料为韧皮纤维,纸较厚,有磨齿状纹理,纸料中没有水苔、梅苔之类,外观也不呈青绿色。而这种仿纸正是江南进献的,当时最高造纸技艺的就是泾县,很可能就是泾县仿制的。乾隆得此纸后,高兴万分,还特写了《咏侧理纸诗》,其中写道:“海苔为纸传《拾遗》,徒闻厥名未见之。……囫囵无缝若天衣,纵横细理织网丝。”乾隆年间的邑人翟赐履的《泾川竹枝词》“纸是仙人妙手裁,不须仿古用莓苔。官家催取黄金榜,纵有田荒且抚灰”也可看出一些端倪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转自:华夏收藏网

为您推荐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78号

邮政编码:100025

京ICP备13019377号-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