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

古典音乐从来不缺顽童和异端 | 焦元溥x李如一

2018-03-29

    如果你爱好音乐,特别是古典音乐的话,这里正好有个好消息——

一场想来即来,与焦元溥以及李如一面对面,畅谈古典史上最“胆大妄为”之钢琴家的沙龙活动,现在正式邀请你。

焦元溥x李如一:异端钢琴家

时间:2018年4月2日 周一,19:30-21:00

地址:「复调」书店

(北京三里屯通盈中心一层八号)

活动不收取门票,来即入场

    古典音乐通常意味着正统、保守和沉稳,但如今大家数得出的古典名曲,有很多在创作当年都是激进前卫的突破之作。古典音乐领域从来不缺顽童和异端,作曲家如此,演奏家也不例外。

格伦·古尔德(Glenn Gould)

    有人评论格伦·古尔德(Glenn Gould)“放弃了观众”。一篇名为“钢琴家格伦·古尔德:‘我讨厌观众,我觉得他们是邪恶势力’”的文章写道:

    “1957年卡拉扬率领柏林爱乐乐团为他协奏贝多芬《第三钢琴协奏曲》时,古尔德无视乐团与观众的等待,在全场注视下调整着他本人设计及监制的琴凳的高度和斜度,调整了30分钟之久。好不容易演出开始了,只见他双腿交叉盘坐在矮凳上,下巴刚好够着键盘,有时鼻尖几乎碰到钢琴,他摇头晃脑,一边弹琴,一边叽哩咕噜哼唱出一些怪异的音调。” [@界面文化(来自豆瓣),作者:潘文捷]

格伦·古尔德(Glenn Gould)

    又比如另一位“异端钢琴家”,焦元溥曾在2010年采访过,某次回答提问时将之戏称为音乐界“伏地魔”的伊沃·波格莱里奇(Ivo Pogorelich)

伊沃·波格莱里奇(Ivo Pogorelich)

    据说,他十七、八岁时向年长他21岁的女人——他的老师,格鲁吉亚女钢琴家凯泽拉杰(Aliza Kezeradze)求婚,自然是被拒了。他愤而离去,摔门之前不忘放狠话“我一定会办到的”。

    后来果真两人结为伉俪。

    钢琴家陈毓襄曾受到波格莱里奇夫妇的邀请,搬到他们的伦敦寓所一起生活并学习,见证了这对音乐家夫妇对音乐和演奏的无悔执着。他回忆说:

    “他(波格莱里奇)心中对音乐有绝对的完美形象,为了达到那个形象,他可以夜以继日、年复一年的练习。有一次我们出去用餐,我和凯泽拉杰在换大衣,波格莱里奇见了,竟然再回到琴房里练《展览会之画》中的《市场》,即使那不过是两分钟的空当而已!到他那种年纪,波格莱里奇仍然可以那样练,一个小节可以练一个小时。” [@小斑(来自豆瓣)]

少年伊沃·波格莱里奇与他的妻子

    异端是相对的。它和时代背景及语境有关。在钢琴家的世界里,我们有像格伦·古尔德和波格莱里奇(Ivo Pogorelich)这样的知名异端,但也有像德帕赫曼(Vladimir de Pachmann)这种因为年代久远(卒于1933),在其自己的时代有很强娱乐性,但随着时间推移反而长出了“异端性”的人物。

     4月2日晚,焦元溥和李如一将与大家畅谈这几位(或许还有其它)异端钢琴家。

【嘉宾介绍】

焦元溥

    1978年生于台北。不务正业的台大政治学系国际关系学士、美国佛莱契尔学院法律与外交硕士,也是不误正业的大英图书馆爱迪生研究员,伦敦国王学院(King’s College, London)音乐学博士。

    自15岁起发表乐评、论述与散文,作品涵盖乐曲研究、诠释讨论、技巧解析、音乐家访问、国际大赛报道与文学创作,著有《游艺黑白:世界钢琴家访问录》《乐之本事》等书。

    文字创作之外,也参与多项音乐活动的策划与主持。2017年与[看理想]携手推出音乐节目《焦享乐》。

李如一

    生于1980年。2010年创办电子出版平台字节社(唐茶),2013年创建 IPN 播客网络(https://ipn.li/),以播客 + 会员通讯的形式书写近未来,探究感性(sensibility)进化的可能。现为《一天世界》《灭茶苦茶》《無次元》三个媒体计划作者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转自:搜狐网

为您推荐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建国路78号

邮政编码:100025

京ICP备13019377号-2